章节目录 第2666章 水月谷与孤月老祖

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.bikuge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kuge.com

    第2666章 水月谷与孤月老祖

    ()

    ()()

    ()小柔平时脾气倔的很,在沈浪面前却温顺像只小猫咪。云峰一阵吹胡子瞪眼睛,这小丫头片子对自己这个师父可从来没有这么温顺过。

    沈浪虽然背景极深,但毕竟只是一个外人。见小柔和沈浪过分亲近,云峰心中有些不舒服,却又不好当面指出。

    神识扫了遍镜花谷,发现白航离开了谷中,云峰又是一阵受气: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徒,连我这个师父都不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小柔劝道:“师父,这本身就是个误会,白航师兄想通了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云峰叹气道:“那小子心气太高,既生怨念,估计是难以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沈浪皱了皱眉:“争执全是因沈某而起,真是万分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沈道友无关,只是小徒性情顽劣罢了。沈道友切勿放在心上,我们这就去见老祖宗吧。”云峰摇了摇头,似是不愿多谈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峰解开了镜花谷内的禁制,带着沈浪和小柔两人出谷,去往天狐族老祖宗的居所。

    天狐族老祖宗道号“孤月老祖”,本体乃顶级真灵九尾天狐,也是上古灵界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这孤月老祖是凤阳正儿八经的结拜兄弟。

    孤月老祖居住在天狐族族地南面的“水月谷”中,水月谷和镜花谷都是上古时期天狐族大能为避世隐居,开辟的独立空间。

    三人飞到了一处天狐族南面的峡谷深林,水月谷就在这峡谷中央的空间夹缝中,只有极少数天狐族的高层知晓水月谷的具*置。

    云峰飘落至深林中,恭恭敬敬的请示道:“云峰启禀老祖宗,凤阳老祖的结义兄弟有要事想拜访老祖宗,敢问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云峰说完,一道苍凉幽寒的声音传来过来:“都进来吧!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深林上空陡然出现了一道盛若烈阳般的白色旋涡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云峰拱手一拜,随即带着沈浪和小柔两人飞进了水月谷中。

    水月谷方圆数千里,峰峦叠嶂,碧水如镜,青山浮水,倒影翩翩,谷内弥漫着淡淡的雾气,景致唯美秀丽。

    孤月老祖坐在溪边的一块巨石上,抚琴弹奏,婉转悠扬的琴声响彻整个水月谷。

    这位天狐族老祖宗貌如青年,他身披白色锦衣,白发长垂至腰,五官俊美之极,面如止水,目光忧郁,宛如古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般。

    三道遁光飘落在小溪旁,云峰立即朝着沈浪和小柔两人发起传音:“老祖宗不喜奏乐之时被人打扰,你们且等老祖一曲结束后再和老祖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浪和小柔两人传音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孤月老祖极为擅长音律,在他修长的指尖下,优美的琴声时而如涓涓细流,沁人心脾,时而又如珠落玉盘,清脆悦耳,富有一种独特的韵味。

    沈浪一时都沉醉其中,待一曲结束后,他忍不住鼓起了掌,赞叹道:“妙哉妙哉,老祖的琴曲高雅灵动,如鸣佩环,美不胜收。琴声中带着一丝凄凉哀怨,似是絮语千言,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孤月老祖深邃的目光微微泛起一道亮光:“沈道友莫非也懂音律?”

    沈浪摇头道:“粗通而已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闻弦而知雅意,可遇而不可求。沈道友既然也懂音律,不如来弹奏一曲如何?”孤月老祖淡淡一笑,声音温润动听。

    他手中青木古琴浮空飘到了沈浪身前。

    沈浪也来了一点兴致,索性席地而坐,架起青木古琴。

    云峰忍不住多看了沈浪一眼,在他印象中,老祖宗有着很深的洁癖,从来不会将自己的琴给他人弹奏。

    这无关对方身份,而是孤月老祖的性格本就如此。

    一向有洁癖的孤月老祖竟会把自己的琴让给沈浪去弹,自然能表明对沈浪的青睐。

    云峰倒是好奇,沈浪能弹出什么曲子。

    沈浪轻轻的拨弄起琴弦,激昂的琴声徐徐响起,如潮水般四溢开来,时而如松风狂吼,时而又如泉水溪流,缥缈多变。

    沈浪并没有照本宣科的去弹奏七曲仙音,只是随性而弹,糅杂了七曲仙音的韵律,又夹杂着天音七律的缥缈,再融合了自身对曲乐的宣泄。

    他的琴技缺少磨练,并不娴熟细腻。但琴声中富有一种独特的韵味,清如溅玉,颤若龙吟,宛如傲然于世的侠子浪客,令人荡气回肠。

    如此品格的琴音,让孤月老祖都有些听入神了,渐渐,他闭上了双目,细细品味。

    小柔也闭上双眸,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云峰不懂琴曲,但也知道沈浪弹奏的琴曲极为高明,不禁对他刮目相看,没想到沈浪还如此多才多艺。

    一曲结束后,孤月老祖面露微笑,拍起了手掌:“好,非常好!本座虽然有很多自诩精通音律的朋友,但无一人有你这般荡气回肠,高情远致的韵律。沈道友你若潜心修习音律,造诣定不会弱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说笑了,在下粗陋之技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沈浪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孤月老祖淡笑道:“知音难寻!凤阳兄还真是眼光独到,沈道友若是不嫌弃,尽管叫我孤月兄即可。凤阳兄是我的大哥,你即是他兄弟,我们也以结义兄弟相称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孤月兄。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沈浪若再推辞,反而显得有些矫情了。

    看着孤月老祖和沈浪一见如故的样子,云峰暗自吃惊,心想沈浪不愧是风阳老祖的兄弟,就是不一样啊!沈浪在气度言辞上,感觉就和老祖宗是同一级别的修士。

    没等沈浪开口,孤月就平静道:“沈浪义弟,凤阳兄已经和我说过你的事,你此次是为了解开星魂术而来吧?”

    沈浪抱拳道:“不错,沈某因为一些原因被一位好友下了星魂术,现在那位好友生死未卜,星魂术如不解开,对沈某而言,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小柔求求老祖,无论如何,您一定要帮公子解开星魂术啊!”小柔拜倒在地,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孤月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:“小柔丫头,本座自当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孤月掌心中打出一道白色光束,正中沈浪的眉心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kug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kug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